阅读文章

考场作文:________,其实并不难(10篇)

[日期:2017-09-05] 来源:初三语文备课组  作者:初三温宇 金穗岁 王乐航 余舒然 周冉冉 等 [字体: ]

 

初三开学考试作文选登

 

常回家看看,其实并不难

 

EDF壹定发  初三(1)班  温宇

 

一碗青菜,满碗思念。常回家看看吧,纵使百忙无一闲,因为那些地上的青菜正同他们一道枯萎……                  ——题记

 

外公外婆是经验丰富的菜农,住在遥远的乡下。那里青山绿水,蓝天白云,空气清新,产出的青菜青翠无污染,满口留香。

“从过年离开外婆家到今年过年,都已经一年了。”我趴在台历边闷闷不乐的翻看,“怎么还不回去啊?”“还不是学习忙,你没闲空,要不然早就回去了。”妈妈心不在焉的说着,端来了一盘青菜。哼,总是这一套,不是学习忙,就是工作忙,回家看看有这么难吗?

在我的软磨硬泡下,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乘上了去往乡下的班车。我盘算着乡下白菜的滋味,心里美滋滋的……

还是那熟悉的房子,熟悉的菜园,外婆一见是我们,喜不自胜地跑出来,乐呵呵地摸着我的头:“瞧,我孙子又长高了。”面对满桌乡间“珍馐”,我二话不说就夹起青菜往嘴里送,却忽然低声惊叫“啊!为什么这青菜这么难吃?入口味同嚼蜡,外婆种了一辈子的蔬菜,怎么会种出如此难吃的青菜?”我满腹狐疑,只顾低头扒饭。

我怕外婆听了伤心,就没有问她为什么,而是悄悄地去问外公:“为什么外婆种的青菜这么难吃啊?”外公笑而不答,默默地走进屋里。

究竟是为什么呢?我一定要一探究竟!我一路小跑到田垄上,看着外婆地里鲜嫩的青菜,个个叶大饱满,一阵清风拂过,宛如一群绿衣小小少年。“为什么地里的青菜青翠欲滴,而餐桌上却变得枯黄干涩呢?”我突然回想起厨房地上堆积的几大袋青菜,恍然大悟,“啊,原来外公外婆不舍得吃,都留着等我们回来给我们啊。”可我们多久能回来一次呢?青菜就在外公外婆一天一天的翘首期盼中,逐渐枯黄,萎缩……

我回到屋里,静静地思索。青菜枯黄了,还可以再种,可外公外婆在一天一天的老去。他们脸上的皱纹日渐增多,每一道皱纹都承载着对儿女的关爱和思念啊!可我们儿女呢?在城市里大摆宴席,吃的是山珍海味,瞧不起乡下的几株青菜,一去就渺无音讯,留下两个老人孤独地依偎在一起,目光飘向山的那边……

难道常回家看看,就这么难吗?

闲暇时光,多回去陪伴父母吧。陪他们聊聊天,吃几颗他们种的青菜,感受家庭的温馨美好,不要用工作忙辞却,因为——

父母种的不是青菜,分明是对儿女的关爱和思念啊!不要让青菜变的干涩,因为你的父母也在同它一起干涩……

乘一辆车,叩一下门,看父母的笑颜。常回家看看,其实,并不难。

 

活下去,其实并不难

 

EDF壹定发  初三(1)班 胡耀昕

 

四川省阿坝州九寨沟县漳扎镇发生7.0级地震”,这则新闻随着西南地区的板块运动,传遍了全国。要说原来,我也许会和别人一样向灾区人民送上最美好的祝福。可巧,我那晚就在震中。

    长夜在迩,我匆匆吃过晚饭,便跟随导游去观看“自称”“一生必看的演出”——九寨千古情。本应满心欢喜的我以及所有去观赏的游客们,却在演出未半之秋……

    那时,演出刚进行到了“大爱无疆”(讲述5.12汶川地震的事情),我的座椅开始猛烈的摇动,我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人们有什么异常之举(导游说演出时座椅自带特效),就当我刚准备继续静静欣赏演出一际,突然从舞台周围的观众里发出一声惨叫,可是我仍不以为意,直到整个剧场内的灯光全部熄灭,才能依稀听见几声“快跑!”。

    人流蜂拥向出口,尽管事出突然,却也不曾感觉到一丝慌乱的气氛,我有些不解,然而还是紧跟上了步伐,仅见这门外:尽是零乱、狼藉以及惊慌失措的人们。一路上,玻璃倾碎的声音不绝于耳,大地令人战栗的狂啸撕裂着人们的心,施工用的铁架也都倒地不起,路灯的微光随着剧烈的摇晃,再也撑不住,一蹶不振。一路狂奔,什么也听不见,只有心跳,格外清晰。这条路,太长了。

    站在马路上的我望着满城黯淡,内心的恐惧再度燃起,天空中的闪电划破天际,擦亮了整个被群上环绕的小镇,与此同时被点亮的,还有人们求生的欲望。

    血红色的天空飘起了绵绵淫雨,这本是能洗去人们内心的伤痛的清露,却把山上松动的石块一并冲刷了下来。轰鸣的雷声与滚石和路面猛烈撞击发出的悲鸣同人群中不时的呼唤交相辉映,消失在黑夜尽头。

    我们在路上走走停停,那似涓涓细流缓缓流淌的声音伴随着我们前行,那是碎石滚落的声音啊。整条路,也是唯一的通道,被折磨的痛苦不堪。我们踏过碎石,走在被压弯了的道路上,相视,却无言。

    那一夜,注定是无法入眠的。

    侧卧在被褥上,感受着大地的愤怒,望着漫天的星,听着一夜的警报,茫然入睡。

    我还活着吗?

    清晨的阳光告诉了我答案,尽管脚下的大地还在颤抖着,可我看见劫后余生的人们,还有我的父母,我知道,活下来,靠的是自己的信念和在困境中的勇气与平常心。

    坐在回成都的车上,看着身旁安然无恙的父母,我笑了。

    不畏惧灾难,活下来,就并不困难。

 

留下生命的痕迹,其实并不难

 

EDF壹定发初三(1)班     张家祺

 

细数时光的每一圈年轮,轻抚岁月的不变容颜,那只油油的白驹,穿过时间的缝隙,在一条蜿蜒的小径上,踏碎了一地的年华。在这漫漫长途跋涉中,许多人成为了一颗颗一粒粒细小的尘埃,风一吹就散落在各处,渐渐的被遗忘在时间的长廊。

但是总有一些人不愿向命运低头,她们既不用美貌来流传千古,也不屑于用财权富贵来粉饰自己,她们仅用文字来装点人生,用文字来显露那深入骨血的“傲”。

在她们之中就有张爱玲,这位有着不朽传奇的蓝血贵族,把“傲”字写得好一个漂亮,一字一人心,一句一社会。她因传奇而精彩,因精彩而传奇。她用细腻的笔触描绘了所处的年代,她毫不留情的用尖锐的言语剖析了当时的社会,她无疑时那个时代的象征。

又如萧红,作为20世纪的文学洛神,像是近代文学坛中倏然一现的耀星,令人为之一震,还有林徽因,三毛,冰心……这些都是未成为尘埃的人,她们永不服输,用自己的行动换取永恒的地位,成为那永不覆灭的星辰闪耀着,闪耀着……

从容地走过许多坎坷,不经意间改变了许多,我们开始假装成熟,假装冷静,开始学会坦然面对所有,或许是我们知道生命最重要的是活出宽度,或许是不想让自己太过于平凡和普通。的确,时间的长河中,走过一个又一个渺小的生命,被世人铭记的却少之又少,我们成为时代的弄潮儿,我们在匆匆的时光中,努力实现自己的价值,而不仅仅是浩瀚宇宙中一闪而过的流星,转瞬即逝。

  时间的马车不断向前行驶,拉着愿意的,拖着不愿意的,我们被时代推着走,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坚守,坚守不变的动力源泉,坚守自己前进的方向。选择了一条路,跪着也要走完,而所谓成功,就是把一件事做到极致,不论处在什么时代,这都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观天边云卷云舒,赏庭前花开花落,当时间把一切都沉淀好后,却发现曾经走过的路那么漫长好艰辛,但这些艰辛对于以后的人来说,只不过是痛苦的勋章,最后都会被笑着说出。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们渐渐习惯将目标投向远方,过去再落魄,再辉煌又如何,回首是沉默的颓废和退缩,心向远方,那里有诗和田野。

在这个十四五岁的花季,我们冷静的张扬,肆意的苦笑,只是希望不在这个年龄失了该有的颜色。我们每个人用心中的画笔,画出一幅幅美好的前景。我们努力在时间的沙滩上踩一行行深深浅浅的脚印,但故事终将会落下帷幕,那些脚印也会被新的沙砾填满。

  留下生命的痕迹,其实并不难,我们不能成为那些耀眼星辰,却终将在生命的扉页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与浪搏击、其实并不难

 

EDF壹定发初三(1)班 金穗岁

 

海,以它的辽阔无际广纳天地,那深蓝色的奥秘,如远古吟唱的神秘咒语,如琴弦迸出的喑哑乐符,令人敬畏而不可触及。

雪白的浪花拍打着金色的沙滩,在暖阳洒下的斑斓中漾出粼粼的纹,给沙滩上的人们送来问候。静静地走在海边,柔软的细沙从脚底溜走,迎向海的怀抱。这是我印象中美丽而温柔的大海,它微笑着向人们敞开怀抱。

可今日的大海似乎有些不悦。

海浪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冲来,海风格外喧嚣,如利刃般掠过人们的脸颊,夹杂着淡淡的腥味,黏稠地包裹着人们,令人浑身不自在。

但今日下海的人比往日还多些,人们在海浪的叫嚣中迎头而上,浪花送来他们的踌躇,我喜欢大海,却未曾只身对抗过如此迅猛的浪花,一时间心情焦躁。

我始终是被妹妹拉下了海,大人们站在不远处望着我们。近处观浪,却是较岸上看的更加高大。那浪头足足高出我半米,心下不由得心慌。

浪花前仆后继,一个较一个更迅急,忽的一个措手不及,便补浪花压进海里,咸涩的海水从口鼻灌入,一阵辛辣直冲大脑,五脏六腑仿佛移了位,呼吸被堵,肺里的气闷快要冲破胸膛。

我赶忙爬起冲向岸边,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仿佛要将肺咳出来。那股强劲的辛辣久久萦绕大脑,挥之不去。好不容易勉强换了口气,已是咳得脸颊涨红,泪流满面。待休息几分钟后,忽地,我起了想与浪搏击的念头。最坏的情况无非是呛一两口水,我何不试试挑战自我。

再次下海,心情一扫不安,迎着远处迅猛的浪花,心中竞隐隐有些激动。一个浪花打过来,不禁被冲得后退几步,再次走上前去,下定决心如他人一般,扑进浪花的怀抱。

整个人被海水包围,却没有呛水的不适之感。浪花猛烈的势头之下,竞是这般静如止水。海水将我稍稍托起,从水下看到的“天空”,蒙上一层隐约,并不真切,却别有一番神秘的美。水下是静谧的,岸上的喧闹此刻归于宁静,我十分喜爱这种感觉。

站起身,阳光渐渐明朗,海浪却依旧迅猛。我笑着再次扑向浪花,拥抱海洋。

有些事并不难,难的,只是跨越心底的恐惧。我迈出了这一步,战胜了自己,相信未来勇气将如浪潮般在心底呼啸……

 

战胜恐惧,其实并不难

 

EDF壹定发初三(1)班 何昀纾

 

在人类历史的漫漫长河中,火一直是光明与希望的象征。它为人类照亮无边的黑夜,为人类烧熟食物,驱赶野兽,引领人类走向文明。

火应该是所有人都乐于使用的工具吧。

但我却畏惧它,畏惧它的光与热,宁愿选择黑暗与寒凉。

在我小时候的梦中,火焰总是烧毁了我的屋子,追得我拼命奔跑,最终将我团团包围。

我从未被火焰烧伤过,我也从不知道我为何会这样恐惧。在别的家长告诫孩子不要玩火的时候,我的父母却在笑我的胆怯。

我不敢靠近火炉与炒锅,会远远避开他人的烟头,甚至连打火机也不敢用。

火是会伤人的啊,你看,一阵风吹过来,它就朝你扑过来了。

我明白它从未伤着我,但它的热气一碰到我的手,我就退缩了。

往常也许我离火焰最近的时候,就是在生日时吹掉蜡烛的那一刻吧。而且我总怕它会将什么东西烧着,恨不得马上把它们吹掉。

只是这一次,妈妈要我自己点蜡烛。

家里有一盏小油灯形状的烛台,我要做的,只是将蜡烛点燃再放进烛台而已。虽然这对许多人来说轻而易举,但我听了头皮却一阵发麻。

我向爸爸借了打火机,学着他平常点火的样子,姆指按下那个按钮。打火机发出“咔的一声,尖端冒出了火苗。我还是觉得有点可怕,毕竟它从未离我这么近。于是我已按下去的手一松,刚刚燃起的火苗又缩了回去。

我现在一定是一个胆小鬼的样子,我有些愤愤地想。

于是调整好姿势,我又按了下去——火苗在打火机上发出亮光,相随而来的还有灼热的气息。我将火焰对准蜡烛,终于将它点燃。我松了口气,看来事情还在我的控制范围之内。

除了温度升高一点以外,也没有那么难,对吧?

将蜡烛放进烛台后,我欣赏着这丛小小的火焰。它在烛台里静静地发着光,虽然微弱,但却也足以让我感到温暖。至少在这一刻,面前的火焰是柔和而美丽的。

这次我战胜的只是小小蜡烛的火苗,但在这之后,我也许可以战胜锅炉,战胜篝火,去感受它们的光与热,我这样想。

我也明白,战胜自己的恐惧,其实并不难,只要我勇敢地迈出我的第一步。火焰灼热的气息其实并不是那样可怕的东西,也许在我的梦里,毁灭一切的熊熊大火将不复出现,留下的只有我留在手心的小小的火苗,在漫长而漆黑的夜中,为我发光发热。

 

珍惜,其实并不难

 

EDF壹定发  初三(2)班 王乐航

  

 逢时遇景,拾翠寻芳。

有人说,只有珍贵的,才值得珍惜;有人说,稀有的,才值得珍惜,云云。而我却认为。就是平常人,平常事,最值得珍惜。        

晚餐的灯光下,一样的人坐在一样的位置上,年少的,依旧叽叽喳喳地谈论自己的学校,年老的,依旧唠唠叨叨地谈论自己的义齿。厨房里依旧飘出煎鱼的香味,客厅中依旧响着聒噪的电视的新闻。

珍惜这点滴的小事。

早上挥手说“再见”的人,晚上又见面了,包包放在同一张椅子上,鞋子放在同一个角落。头发花白背已驼了,拿着放大镜艰辛读报的人,还可以自己拿着几块钱走到街角买份烧饼油条,回来浇花种草。

珍惜这路过自己生命的人。

《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喜散而不喜聚,贾宝玉却喜聚而不喜散。然而,他们理由却都相同:聚了,自然是欢乐,俟散,便伤了。但不论如何,这都在说,珍惜与自己擦肩而过的人,珍惜聚的时光。

每次分别时,总想伴着友人走进客舍,像唐人那样叫上一壶酒,点上几碟菜,在茫茫绿色中,“一杯复一杯,二人对酌山花开”。送的,折柳相赠,走的,接柳挥别,然后骆铃狼烟,荒草萧萧,送友人走向去阳关的古道。可总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总也无法如愿以偿。同唐人相比,我们少了一份旷达,一份缠绵,一份恬淡,一份珍重。

珍重。

珍惜眼前人,珍惜眼前事。不流落,不空虚。

不要等到自己回过神来,才发现,那个人已经走远了,那些自己本应该好好利用的时光,已经一去而不复返了。

不要等到自己意识到已经两手空空,拥有化为乌有,空虚了,原来的灿烂已经可望而不可及了。

想来世间事,天地万物,有多少我们可以真正拥有?所谓拥有,只不过是偶然相遇,这一时一地的缘分,一人一物,是多么奇妙的缘分。

雪泥鸿爪,翰墨因缘,所有风中的故事,都曾轻轻地飞来,伸出手,抓住它们,好好把握,好好珍惜。珍惜,其实并不难。

看那秋风金谷,夜月乌江,阿房宫冷,铜雀台荒。夸什么龙楼凤阁,说什么利锁名缰,闲来静处,且将小事回顾,唱一曲归来未晚,歌一调人事苍茫。

父母依旧健康,老人依旧健在,朋友依旧快乐,很幸福的事。珍惜这些,其实并不难。

远方,河水正在流淌,乌云密布,或是灿烂星光。

不论何种风景,我都会珍惜。

 

放下“骄傲”,其实并不难

 

EDF壹定发初三(2)班   

 

是谁推开,那扇窗?

紧扣门扉,莫慌张。

——题记

 

我没精打采地蹲在楼下的花丛旁,时近傍晚,天边的晚霞大肆铺张着令人沉醉的颜色,哦——

颜色虽多,却并不混杂。

瑰丽的橘红色层层荡开,渐浅得直到发白,之后的是无限接近于夜的幽深的蓝,两种色调看起来却并不突兀——恕我无能,实在不能用我匮乏的词语库来描写。

太阳的光芒太盛,不能直眼去看,因而愈显无聊。

小区的风景实在不能与心中的那丛芦花荡相比——实在是令人震撼,举目望去 ,皆是轻柔的,小鸟依人的白,在粼粼的水光中更显圣洁,夕阳也是这样的美,好似要醉了过去。

可那时没有烦恼——我现在实在不想道歉,是极不情愿的——好吧,我是有错,我不该口不择言,揭人短处——可是,我就是端着所谓的骄傲,我不想。

我看着不知名的小野花,愣怔了许久。

不自觉又想到了她的生日了,后天便是,其实很早之前就已经准备好礼物了。我犹豫许久,想到第一次想和她聊聊放假的事就这样不欢而散,我始终不舒服,若给她送礼物——真是如鲠在喉。

我撇撇嘴,天色已经暗了,广袤的天宇之下朦朦胧胧,我听得不大真切,有水滴落地的声音——原是下雨了。

小小的雨滴,淅淅沥沥,落在人家的防护栏上,声音很清脆——可一点儿都不像变奏曲,有点点凉意自我的皮肤上散出。逐渐有点点火光亮起,我无所谓雨滴是否落入眼眶而后又酸涩地落下,无所谓是不是湿了衣服,无所谓月华隐约只映出我一个人的影子,就那样形单影只,我无所谓星光汇成银河让我视线模糊。

可我难受得紧,想是否万家灯火里有一盏为我而起;可我鼻酸得很,想是否月光褪去朦胧,让我视野明亮。

真的很凉,湿气太重,也入了我的眼眶。

忽然就没了孤独,似乎有火源朝我靠来,那是一种温暖,像西天的夕阳。

有人说:“下雨了,走吧。”

我看过去,又低下头,抿紧了嘴巴。

她已经走了一段距离了。

我觉得我用只有我才能听见的声音说了对不起。

我觉得可能蹲了太久,出现幻听,听到了穿堂风挟着轻笑。

我觉得小区里的花也不是那么难看。

我觉得万家灯火,有一盏,为我而亮。

我无所谓“骄傲”,在友谊面前,也不难。

真的有人在路的尽头等我。

于是,我听见深夜的邮轮鸣笛,似乎驶远。

 

坦诚面对 其实并不难

 

EDF壹定发初三(3)班 余舒然

 

我从来不曾这样畏惧直视你的眼睛,直到,那一刻。

如迟钝而又慌张的溺水般的无助感让我想抓住些什么,但是闪过的,只有记忆中的片段。 

我初次见你时,还不足十岁,那个倦殆的午后,我在一座刚建好的空旷大楼中找寻母亲的新办公室,也许是一楼太静了,以致于几声不紧不慢的脚步声,都将我吓得下意识躲到大堂的一角,就在那一刻,我看到了你,窗外的阳光投射进来,打在你的眉梢和侧脸的轮廓上,将料峭染得柔和,明明从窗口漏入屋内的春光只有一点点,此刻我却觉得你整个人像是与春意融为一体。

我呆在那里,像是看到了我们脚下断着节的土地,我们是那么不同,许久,你发现了我,而我竟不由自主伸出手,你的眼睛闪了一闪,随后平静地与我握手,两块天南地北的陆地就这样连接到一起。一段简短的自我介绍,是我第一次主动开口向与我年龄相仿的陌生人说话,现在想来不禁湿了眼眶,这大概也正预示了,你将改变我,从内到外。

你并不活泼,却也不沉闷,我多次惊叹于你的沉静,和你那双透彻的眼眸,分明是普通的面孔,却因一双秋水桃花般的眼,让万物失色,我是与你格格不入的色彩,却因与你的相识相伴,也在猝不及防的时光中分了一瓣安然的清香。我无法对你的眼睛说违心的话,直到我的懦弱在挑战面前占领高地。

是今年的暑假,我在初二结束初三来临的忙碌中接到了我乐器老师的一个电话,我心中有些惶恐,走到离你有几步远的地方小声接起了电话,果不其然,是一场需要我独奏的表演,我不假思索开始委婉推脱,老师口气似是有几分着急请求之情,我失了法子,一时间,竟脱口而出一番谎话,说自己时间安排不了。许是声音因为激动而不受控制,我不用回头看也知晓,你听得真真切切,在老师满怀遗憾地挂掉电话后,我看到了你无此失望的表情,第一次,你问我:“为什么要说谎?”语气是疑问还是斥责,我已然分不清。

我心虚地沉默着,以至老师再次打来电话,我竟一时慌乱挂掉了,这一刻,我终于还是避不过你的目光,清澈如高山流水,坚定却不逼人,如山间有泉流淌,如林中有风轻抚,而这样的你,只是在我的狡辩中失望地转身,不曾回头地离去,一时间,在这偌大的杏花林中,有两朵杏花一先一后从枝头坠落,轻轻地落到地上,只留我一人的空荡,几乎可以听到落花的细碎声音。

我没有去找你,也没有想承认错误,我不敢面对你,面对老师,面对我的懦弱。而巷陌揽了多少春光,开成杏花时节的花团锦簇,如圆月烟花绽放,却又怎的学会离别,我的谎言还未解开你便如往年一般回了另一个城市,躲藏在火车站拥挤的大厅中,我目光无神地念出“黯然销魂者——”而淹没在充斥着远去的人群中的,是后半句轻慢落下的“离别而已矣。”

我失魂落魄地坐在夜空下,忽然想起你如天空星辰波澜般的眼眸,那漆黑温润的眸深邃,安宁而美好。我注视着璀璨的夜空,一如你曾注视着我的眼,就那样,望到我心底。终于,我拨老师的号码,坦然面对。

在上台的前一天,我安睡无梦,有一种喜忧参半的心情,久久难平。

 

一个人的旅行,其实并不难

 

EDF壹定发初三(6)班  周冉冉

 

一个人去新疆的三天前,根本从未想到一句应承话会演变成一场荒唐的旅行,更从未想到,这场旅行是还未经历风雨的我一人。

父母冷战,家母让我去新疆陪家父过一个暑假。我应承下来,从家中收拾几件常穿的衣物,带上父亲落在家里的单反,人走得匆忙。

武汉天河机场,人如流水中的游鱼翕乎,我人生得小,显得箱子笨重,紧张而希冀地问来问去,竟也一切顺利,跌撞上了飞机。记得那天坐了一天的飞机,到喀纳斯时,荒丘上的西伯利亚红松,己披上点点星光。

我这才开始嘲笑我的愚,八月的北疆并无那小小课本上说的热得吃人,就像十点才开始的天黑的喀纳斯,凉得恰到好处。也是,课本哪里装得下新疆。

同父亲见面己是凌晨两点,彼时阿勒泰市里布尔津小县城夜市火热,就连徐徐夜风,吹得都是异域风情。我兴味正浓,哪里想回屋困觉?一瓶格瓦斯,一条额河狗鱼,我和父亲聊到天明。从他话中得知,近日他公事缠身,我若有胆子,便试试一人游北疆。

一个人旅行?从未一个出过远门的我,忽被推上风中浪尖。紧张兴奋,一晚难以入眠。所幸我准备充分,第二天竟不知天高地厚地骑马去了不远的五彩滩。

带上父亲的单反,手指轻抚上被父亲拇指按得光滑的快门,一边在马背上一边拍几张西域风情浓厚的荒漠草原。悠长的公路是画家的惊鸿一瞥,新疆太大太古老,时不时,马背上抖三抖的我会从内心涌出一股苍茫荒凉。那位王姓诗人的征途,可曾被吹到这里耶?

一个人,何等快意!

我接下去一个人去了阿勒泰、一个人去了乌鲁木齐、一个人去了喀纳斯、记得最清的是额纳斯。

那天坐了3小时的车,就一条是蜿蜒悠长的盘山公路,一直开不曾有岔路,头探出车外,发丝里都是满满的新疆,牛羊闲适,骏马疾驰,哈萨克牧民的蒙古包里,杂着奶香的热气,直直向上。一路向西,仿佛是寻着白桦林和红松去的。

尽头是我国最西的小村白哈巴,极目远眺,哈萨克人占多数的小村子旁,雪白的国境线,对面的山头那就是哈萨克斯坦了。一个人站在国境线前,心自然而然变得庄严。这个连无线网都没有覆盖的村子,因为这条国境线美得不像话。

值了,我的心里都是新疆了。其实一个人旅行,也不过一道坎,一个勇敢者和一个自保者的天堑。我左右也不过十四,当得知父母皆有事陪不得我时,我也曾慌乱,但当你一个人去旅行时,敢一个人去旅行时,你才明白,只有一个人,才能吃得懂旅途上一景一物的心息。

回来后,我己是个准初三生。但我不再彷徨,我的羽翼早己足够强硬。

一个人的新疆,让我成长。一个人的旅行,其实也不难。

 

一句“我爱你”,其实并不难

 

EDF壹定发初三(6)班 钱若琳

   

不知这雨什么时候来得那么突然。

        我的心仿佛被这突来的暴雨所震喝住,被那低沉的乌云所碾压,胸口沉闷,好似无法呼吸。

        虽说是炎热的夏暑,邻近东南部沿海的小城市也时常多暴雨。

        拉开窗帘,窗户玻璃被雨水“啪嗒啪嗒”地击打着。远处的庐山早已薄雾朦胧,视野只剩下对街的房屋----那是一栋破旧的小居民楼,似乎再过几周就要重建一幢高楼了呢。

        小居民楼由水泥砌成的外墙,窗户已经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灰,已经看不见屋内,从未见过那栋小居民楼有亮过灯,人也许早已搬走了,只剩这一栋空寂的小楼。

        我不禁忆起我小学时,还居住在县城的那一栋居民楼,外形似乎也是这样,只是涂满了我们儿时无知的涂鸦。那时一大家人生活在一起,亲密无间。每一次放学回家,总是闻到浓浓的饭菜香,然后急忙放下书包来到厨房,品尝着家人精心准备的饭菜,孩子们的欢声笑语,爷爷奶奶的语重心长,爸爸妈妈关爱的眼神,处处洋溢着欢乐的气氛,爱的味道。

        回过神,眼前依旧是烟雨朦胧。耳边已不再有那时的欢笑声,无知的玩耍声和那时畅聊的话语声。

        耳边……只有那雨点拍击窗户玻璃的的声音“啪嗒啪嗒”,好似永无止境。

        如今,我搬离了那栋小居民楼,来到了这座城市,生活在了一幢高大的楼房中,却只剩下我一家,小小的一家人----我、爸爸和妈妈。家中总是一片平静,如大海上没有一艘船,如湖面一样平静,波澜不惊,本是平凡安和的日子,我的心却总是感觉少了什么。

        每天放学回家,爸爸准备了可口的饭菜,妈妈的嘘寒问暖一如既往,日子一天一天的过,我也从懵懂无知的小孩慢慢长大。

        一天晚上,爸妈和往常一样来到房间对奋笔疾书的我说“宝贝,晚安,我们爱你!”那声音轻柔、安逸,如暖流,温暖了我的心,我停下了笔,恍然大悟。原来我失去的,丢失了东西其实一直在我的身边,我一直寻找它,而它也在一次又一次的找寻着我,只是我一次又一次的无视、弃忘了它。

        我明白了我的错过,于是我走到爸爸妈妈的卧室,大声说道“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我早已知道他们会是什么表情,一脸的茫然,但我的心中早已乐开了花

        我们在不断成长,不断成熟,那些激情的话语,早已被认作是肉麻。但其实一句“我爱你”,其实很简单。

 

   



阅读:
录入:admin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咏物篇(25则)
下一篇:夜(诗歌3首)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